关于ZAKER 一起剪 合作 加入
半月谈 10-04

半月谈:局地野生动物“过饱和”,人类当如何与之和谐共处

今年以来,一些野生动物频频 " 出山 ",离开保护区,进村入城。这既表明生态环境保护措施有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部分种群过饱和与保护区承载力不足问题。随着部分野生动物种群不断扩大,构建人与野生动物相处新模式,系统应对人与野生动物冲突增多挑战,显得愈发重要。

1. 野生动物闯入公众视野,局地过饱和问题凸显

前段时间,野生亚洲象群从西双版纳保护区出走,受到广泛关注。与之类似,今年 4 月,东北虎 " 完达山 1 号 " 引发全国围观。而在长白山自然保护区,有 " 水中大熊猫 " 之称的珍稀动物中华秋沙鸭成为常客。

不仅野外环境,城市也时常出现野生动物。2015 年上海 40 余个小区出现貉,到 2020 年上海有貉的小区数量达到 150 余个。此外,南京、杭州等地出现了野猪进城现象。

野生动物频频出没于城市乡村,主要得益于生态环境持续改善。与此同时,由于部分植食性、杂食性物种繁殖能力强,缺乏天敌,产生了过饱和问题。

当前,野猪、猕猴等物种已形成区域性生态压力。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王放说,野生动物特别是植食性、杂食性动物增加是长期过程,会发展至 " 过饱和 " 状态。这一概念最早被用于美洲食草动物。比如美国由于白尾鹿过多,平均每年需要狩猎 600 万只来维护生态平衡,防止其种群密度过高破坏森林生态系统。" 当一个生态系统得到较好保护,又缺少顶级食肉动物时,就有可能出现过饱和现象。" 中国猫科动物保护联盟发起人宋大昭说,江苏盐城大丰保护区的麋鹿已出现密度过高问题,麋鹿、梅花鹿、貉都有可能出现数量太多而没地方可去的状况。

猕猴 " 添丁 ":一只猕猴在贵阳市黔灵公园抢夺一名女游客手中的食物据不完全统计,广西龙虎山自然保护区的猕猴数量已从 100 余只发展至 3000 多只。南宁市隆安县林业局党组成员林云地介绍,由于保护有力且缺乏天敌,保护区内猕猴数量激增,保护区承载力趋于极限,猴群逐渐向保护区外扩散。广西陆生野生动物救护研究与疫源疫病监测中心副主任黎德丘说,野生猴群繁育很快,必然寻求扩迁,但现在保护区之间缺乏良好生态廊道,渐渐出现生态孤岛化,导致近亲繁殖严重,不利于种群长远发展。

一些专家认为,人类活动导致野生动物栖息地减少,有些栖息地生态系统也不够完善,无法完全满足野生动物需求,野生动物面临 " 局部过剩,在大尺度景观上又缺失的态势 "。

2. 人与野生动物冲突频发,多种因素致应对乏力

近年来,由于局地野生动物过饱和问题,人与野生动物冲突造成的人身伤害、财产损失案例不断增多。当前,对人类侵扰较多的物种主要为野猪、猕猴等。在有的地方,一些稀有保护类动物,比如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羚羊、亚洲象等,与人的冲突也开始凸显。

一方面,冲突造成人身伤害。今年 5 月 10 日,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上木拉乡增德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土登相巴在开展森林草原防灭火巡山途中,因遭受野猪攻击不幸遇难。贵州独山县麻尾镇、雷山县雷公山国家森林公园、榕江县等地都曾发生过黑熊伤人甚至致死事件。贵阳黔灵山公园每年发生 2000 多起猕猴伤人事件,带来一定的疾病传播风险。

另一方面,冲突导致财产损失。四川省道孚县孜龙林场护林员鲍文康说,当地不时会出现数十只猴子 " 抢劫 " 村民家的情况。这类情况在广西、贵州等地也有发生。半月谈记者在四川甘孜州多地了解到,该地区棕熊咬死牧民牛马的事件不少。

野猪闯入餐馆伤人,公安消防联手制服夏内信 / 摄四川格西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相关统计显示,2017 年保护区周边 6 个牧业村,因野生动物危害造成畜牧业直接经济损失达 78.4 万元,户均损失约 1.33 万元。贵州野生动物和森林植物管理站站长冉景丞说,贵州过半的县年均发生野猪损害庄稼事件超 1000 起。

在人与野生动物冲突增多的同时,多重因素导致应对较为乏力,有关政策落地存在障碍。

——应对手段容易被野生动物 " 攻破 "。当前受影响地区村民多以扎稻草人、放鞭炮、敲锣等土办法驱赶野生动物,效果一般。隆安县乔建镇新安村位于广西龙虎山自然保护区山脚,当地村民曾尝试将玉米改种木薯、南瓜等作物,减少 " 猴害 " 影响,但效果并不明显。村民李文达说,将原先种植的玉米改为木薯后,发现猕猴也渐渐学会借助工具撬出地里的木薯食用。

——野生动物种群数量控制难度大。" 目前绝大多数动物都是保护类动物,不能随意捕杀。" 冉景丞表示,猎捕也受到一些条件制约。野猪猎捕对专业技能要求较高,而且涉及枪支管制,必须由专业人员执行。

——致害补偿标准不统一,补偿政策落地难。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野生动物造成人员伤亡、农作物或者其他财产损失的,由当地人民政府给予补偿。但据部分干部反映,在野生动物致害补偿方面,一些地方尚未制定统一的补偿标准和具体发放办法,省级层面无统一的财政预算拨付,加之缺少第三方机构评估受损情况,补偿政策较难落地。

3. 多措并举,实现人与野生动物和谐共处

——科学评估动物种群和环境状况,增强人工调控力度。

基层干部和专家建议,加强野生动物活动情况监测,对种群数量和环境容量进行科学评估,及时开展科学调控。对于局地种群数量较多,且适宜迁移的野生保护动物,可适当迁地保护。在部分野生动物活动较为频繁的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可试点生态搬迁。还可引入商业化运作生物控制手段,制定地方化管理条例,明确什么情况下可以猎捕动物、什么情况下动物可以转移到什么地方、转移由谁来操作等。其中,野猪种群发展迅速,性情凶猛,破坏性大,是首先需要考虑控制的物种,可制定专门的调控处理方法。

——从源头部署防范措施,优先保障人身安全。

在动物活动频繁区加强宣传警示,培训应急技能。为一些农作物增设隔离护栏,在经常发生野生动物损害庄稼的地方,改变生产模式和种植种类,尽量改种不易被野生动物损害的作物。

——健全相关保险体系,优化野生动物致害补偿制度。

推动保险机构开展野生动物致害赔偿业务,引入第三方专业评估机构定损,并完善该保险与农业保险、森林保险等相融合的保险政策。鼓励国有保险公司开展野生动物致害赔偿试点工作。

——推出更多 " 网红 " 物种,适度发展生态旅游业。

持续引导保护区周边农户产业转型,利用绿水青山独特优势,参与野生动物观赏旅游、研学旅游等项目,实现保护与发展双赢。王放说,大熊猫曾经被国外学者认为是一个要灭绝的物种,但我国通过建立高质量保护区,不仅促进了大熊猫种群恢复,还带动了生态旅游发展。可进一步挖掘金丝猴、华北豹等潜在 " 网红 " 物种,复制大熊猫案例,实现生态价值最大化。

——构建人与野生动物相处新模式。

宋大昭说,西方更推崇保持野生动物的野外或野性特质、强调人与野生动物的物理隔离。从我国实际出发,可更多提倡人与野生动物共存的理念。如今在绝大多数地方,不大可能把野生动物栖息地和人类活动完全分开,野生动物在时空尺度上完全回避人类,目前来看并不现实。

以上内容由"半月谈"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费视频剪辑工具

一起剪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
沙巴体育亚洲版_沙巴足球体育投注_沙巴体育博彩app(官网推荐)